当泽连斯基遇上萨卡什维利

时而“如胶似漆”,时而“若即若离”,泽连斯基和萨卡什维利的关系,给外界留下了很多“想象空间”。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在可预见的未来,萨卡什维利能给泽连斯基带来什么?

2019年的乌克兰政坛,有关政治新人的故事不断,涉及政治老将的故事同样精彩。这里讲的是乌克兰政治中出现的两个特别人物:新总统泽连斯基和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泽连斯基是乌克兰政坛的“政治素人”,但萨卡什维利则是后苏联空间里叱咤风云的政坛老江湖。

将泽连斯基和萨卡什维利这两位处于不同生活轨迹的人联系在一起的,是2019年的乌克兰总统大选。5月20日,泽连斯基赢得总统选举,在宣誓就职一周后,就迅速发布命令,删除了波罗申科时期发布的命令中有关剥夺萨卡什维利乌克兰国籍的条款。

两个月后,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举行提前选举。7月26日的乌克兰官方计票结果显示,泽连斯基所在政党“人民公仆党”以43.16%的得票率在参加议会选举的各党派中高居榜首。围绕此次选举,萨卡什维利一度表态称其领导的政党“新力量运动”将积极参与,但后来又改了主意。“泽连斯基需要一个在老政治家让步的情况下获得更多选票的机会。”萨卡什维利在社交网络上说。

外界好奇,在泽连斯基的执政道路中,萨卡什维利将扮演怎样的角色?他们的“合作”,又将给乌克兰带来怎样的改变?

现年41岁的泽连斯基出生于普通知识分子家庭,大学专业是法律,毕业后从事娱乐传媒行业,逐渐成为乌克兰著名演员、主持人。2015年开播的讽刺喜剧《人民公仆》让他名声大噪,他在剧中扮演一名刚正不阿的历史老师,阴差阳错当上总统后对腐败和寡头干政重拳出击。

相比泽连斯基这个“政坛新秀”,萨卡什维利是典型的“政坛老将”。现年51岁的萨卡什维利曾掀起格鲁吉亚“玫瑰革命”;曾因格俄战争与俄总统普京为敌;还曾炮轰乌时任总统波罗申科,誓言要清理乌克兰精英集团……

萨卡什维利的特殊经历中,有几个关键时点:2004年和2008年,他曾两次出任格鲁吉亚总统;2015年5月他获得乌克兰国籍,随后被波罗申科任命为敖德萨州州长;2016年11月,他宣布辞去州长职务,随后组建了自己的政党“新力量运动”;2017年,波罗申科签署命令,剥夺了他的乌克兰国籍;2018年2月,萨卡什维利被乌克兰当局遣送到波兰。

泽连斯基和萨卡什维利经历迥异,一个在竞选总统前从未涉足政治,夏普另一个则是久经沙场、转战多国的资深政客。

2019年3月,泽连斯基曾明确表示,无论谁当选乌克兰总统,都需要萨卡什维利的帮助。5月18日,萨卡什维利在接受乌克兰媒体采访时,提醒泽连斯基应该集中力量对波罗申科进行打击,并断言后者会在乌克兰议会报复泽连斯基。他还警告若乌克兰幕后力量对泽连斯基动手,其下场会比乌前总统尤先科更糟糕。

两天后,泽连斯基宣誓就职当天即宣布解散乌克兰议会。一周后,泽连斯基发布命令,修改波罗申科政府时期的命令,删除了其中有关剥夺萨卡什维利乌克兰国籍的条款。萨卡什维利当天通过个人脸书账号对泽连斯基表示感谢,并出示了他购买的5月29日从华沙飞往基辅的机票。

对此,乌克兰媒体议论纷纷。最流行的观点是萨卡什维利可能成为泽连斯基的政治伙伴,并担任新一届政府的总理;另有媒体猜测,泽连斯基看重的是萨卡什维利“反波罗申科”的政治立场;还有观点认为,泽连斯基的目的在于议会选举,由于其没有自己的执政团队,希望借助萨卡什维利的“新力量运动”的影响,联合参加提前举行的议会选举。

然而,在7月21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中,泽连斯基领导的“人民公仆党”独立参选,并没有与萨卡什维利领导的“新力量运动党”进行合作。而萨卡什维利则公开表示,不会再在政府里担任公职,在不清晰规则的情况下,不会再趟乌克兰的政治浑水。

时而“如胶似漆”,时而“若即若离”,泽连斯基和萨卡什维利的关系,给外界留下了很多“想象空间”。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在可预见的未来,萨卡什维利能给泽连斯基带来什么?

萨卡什维利在一些国家不仅有“反腐败斗士”的称号,同时还被其支持者认为是一个在政治上“毫不妥协”的硬骨头。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波罗申科就任乌克兰总统,引进了一些来自美国、欧洲国家和格鲁吉亚的高官,通过给这些外国高官授予乌克兰国籍,以“空降兵”的方式来组建政府,强力推动乌克兰的政治改革,试图打破寡头控制下的国家治理体系,快速并彻底实现向所谓欧洲民主政治过渡。

萨卡什维利就是当时波罗申科引进的“外国人才”之一。萨卡什维利在敖德萨州大批撤换了隶属于乌克兰寡头垄断集团的敖德萨海关系统的人员,引发寡头利益集团的强烈反弹。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亚努科维奇(时任乌克兰总统,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被议会罢免)出走俄罗斯,当时乌议会中的部分议员来自寡头集团,他们或是寡头本人,或是寡头集团的代言人。波罗申科为了维持“波罗申科联盟”在议会中的执政联盟席位,不得不选择与其他寡头利益群体合作,乌克兰改革搁浅,多数引进的“外国高官”都选择了辞职走人。而萨卡什维利则坚持做政坛“钉子户”,虽然他辞去了敖德萨州州长职务,但不愿离开乌克兰政坛。

萨卡什维利的夫人是荷兰人,鉴于此,波罗申科曾许诺给萨卡什维利驻荷兰大使的官位,希望用高薪送他出国“养老”,遭萨卡什维利拒绝。萨卡什维利辞职后组建“新力量运动党”,揭露波罗申科政府的腐败丑闻,其政治活动还得到了乌克兰其他反对党的公开支持,其中包括季莫申科领导的祖国党和利亚什科领导的激进党。

有分析人士指出,萨卡什维利在敖德萨州的反腐经历、改革魄力等,使其政治影响力在乌克兰年轻人中不可小觑,这一切对泽连斯基而言十分重要。

有分析认为,萨卡什维利和泽连斯基的公开表态均否定了萨卡什维利直接担任泽连斯基政府高官的可能性,预示着泽连斯基与萨卡什维利之间的关系更可能是一种精神伙伴,或者说萨卡什维利或将扮演类似泽连斯基“个人顾问”的角色。

泽连斯基曾表示,“我相信萨卡什维利能够在欧洲捍卫乌克兰的民主,并用他所有的行动展示它。我认为他是(不论哪位)总统候选人的重要外交官和顾问。”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萨卡什维利与泽连斯基能够联系到一起,说明乌克兰的政治转型已进入新阶段——政治代际更迭已经开始,传统的精英政治开始瓦解,新的带有民粹特点的政治逐渐成为潮流。

其一,萨卡什维利推动的“反腐败运动”具有明显的反体制特点。萨卡什维利在格鲁吉亚推行的“政治清理法”,将旧政府中的旧官僚完全排除在政治生活之外,不允许其担任任何公职。此举有些矫枉过正,却在短期内改变了政治规则。泽连斯基执政后,也计划颁布法律,禁止波罗申科时期的高官和议员担任新政府的职务。

其二,萨卡什维利的被引进、被驱逐和再被引进的经历,反映出乌克兰政治文化具有可塑性。泽连斯基参选总统的过程显示,互联网新媒体的流行,打破了寡头垄断集团对媒体的控制。民粹思想具有较强的社会动员作用,可在短时间内实现政党的选举动员职能和干部筛选职能。

在波罗申科政府时期,引进的政治精英与本土政治生态之间存在着水土不服的现象。然而,泽连斯基就任后再次接纳萨卡什维利,表明乌克兰的政治文化或许正在改变。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指出,萨卡什维利与波罗申科的关系从“把酒言欢”到“反目成仇”人所共知,其中的道理和逻辑并不复杂,“政治素人”泽连斯基对此恐怕也会有所忌惮。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rowingupexpat.com/,夏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