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rowingupexpat.com/,夏普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Mikhail Saakashvili),1967年12月21日生于第比利斯市,曾于2004-2013年出任格鲁吉亚总统,2015-2016年出任州长。

1993年,他获得美国国会奖学金,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律系和乔治·华盛顿大学学习。

对萨卡什维利心怀不满的格鲁吉亚人,用手中的选票赶走了靠玫瑰革命发家的“统一民族运动党”。

2015年5月,萨卡什维利获得乌克兰国籍,继而出任敖德萨州长。2016年11月,他宣布辞去州长职务,随后组建了“新力量运动党”。

萨卡什维利能流利地讲俄语、英语和法语。妻子桑德拉·鲁洛夫斯荷兰人,育有一子。

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 (Mikhail Saakashvili)格鲁吉亚政客,前任格鲁吉亚总统。出任总统前他是格鲁吉亚的法官。 生于1967年12月21日的第比利斯市,毕业于基辅大学国际法专业。他曾留学法国、意大利和美国,师从西方“精神导师”吉恩-夏普。

萨卡什维利1995年学成归国并当选为议员,2000年10月被任命为司法部长,2001年辞职,随后成立了统一民族运动党。2002年6月,他当选为首都第比利斯市议会议长。

2003年11月,格议会选举“舞弊”风波迫使总统谢瓦尔德纳泽下台。反对党将萨卡什维利推举为新总统候选人。2004年1月4日,他在总统选举中获胜,任期5年。

2007年11月8日,萨卡什维利为稳定政局,宣布在2008年1月5日提前举行总统选举。2007年11月25日,他辞去总统职务,提前结束任期。

萨卡什维利在竞选纲领中表示,如再次当选,他将重点解决贫困和就业问题,并力争在任期内使格鲁吉亚成为北约成员国。

据报道,萨卡什维利精通最少七种语言,包含英语、法语和俄语,他的妻子桑德拉·鲁洛夫斯为荷兰人。

2018年1月12日,乌克兰国家边防局发言人斯洛博江宣布,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已于当天被遣送到波兰。

2018年1月14日,据阿姆斯特丹方面消息,被乌克兰当局遣送出境的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14日抵达荷

玫瑰革命是2003年11月在格鲁吉亚发生的反对当时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及其所领导政府的一系列示威活动,其领导人反对党领袖萨卡什维利每次公开露面都拿一枝玫瑰花,因此被称为玫瑰革命。最终,萨卡什维利领导的反对党获得了胜利,建立了民主选举的政府,其本人当选格鲁吉亚总统,而原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辞职。在2004年03月28日进行的格鲁吉亚议会选举中,萨卡什维利总统领导的政党获得全部150个议席。

面对反对派的指责,萨卡什维利阵营表示,这是反对派为转移注意力寻找的借口。5

日,在第比利斯投票的萨卡什维利表示,他尽力使当天的选举成为一场公正自由的选举。他说:“我们希望格鲁吉亚成为民主的灯塔。”美国总统布什在3年前访问格鲁吉亚时曾盛赞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并称该国是“民主的灯塔”。

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代表团成员、美国人士阿尔塞·黑廷斯在选举结束后表示:“据我们所观察,没有迹象表明这场选举被人为操纵。”格鲁吉亚政治分析人士泰穆尔·雅各布什维利也表示:“这次选举并非完美,但比起之前的选举已经有了很大改观。”

在1月5日的选举中,52岁的出租车司机尼科·贾里什维利表示,他把票投给了萨卡什维利。他说:“他(萨卡什维利)为我们带来了工作,提高了我们的工资和养老金。我们有了电,也有了天然气,什么都不缺。”但22岁的年轻人大卫·马恰瓦里阿尼则把票投给了反对派候选人加切奇拉泽。他说:“我希望废除总统制,选出一个强势总理和强势政府。”

2007年11月初反对派组织的大规模示威活动没有演化为更严重的社会骚乱,但确实对

格政府产生了一定的政治压力。在解除紧急状态令之后,总统萨卡什维利表示将原定的秋季大选日期提前到1月5日,时间刚好卡在新年和东正教的圣诞节之间。

从西方的选举技术角度看,大跨度提前举行大选,无疑是打乱对手部署的“釜底抽薪”高招。反对派在短短的一个半月时间里根本无力动员选举资源,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选战。而且,在投票日前后,人们还没有走出节日的欢快气氛,那些对政府和萨本人不满的人会暂时忘记饥饿、寒冷和贫困。1月7日是东正教的圣诞节,这是一个宽恕的日子,可以极大地缓解民众对政府和新总统的道德压力,削弱反对派借以攻击萨的手段。在格鲁吉亚,东正教信徒大约占75%。

5是萨卡什维利的幸运数字,他此次也恰好是第5号候选人。1月5日,唯独对摩羯座的萨卡什维利是个幸运的日子,对于其他星座的候选人则是非常不顺利的一天。这也许是萨身边星象专家的建议。星象学虽然从未公开走进政治斗争的前台,不过,笃信星象的西方政治家不在少数。萨显然也不例外。

截至去年12月28日,格总统候选人主要有7位,萨卡什维利作为权力党——“统一民族运动”的候选人参选。

自宣布提前举行总统大选之日起,萨的竞选班子就开足马力,在格鲁吉亚的城市和乡村开始了声势浩大的选战,甚至动用总统专用直升机赶赴他从未去过的偏远乡村拉票,许诺给人民增加工资,给贫穷而没有财产的家庭发放1000拉里(相当于670美元)的补贴。

相比之下,反对党候选人的宣传广告则只能在不太显眼的楼廊灯柱间去仔细寻找。格最大反对党的电视台“伊梅地”已被关闭。在现有的6名总统候选人中,真正能称得上萨卡什维利竞争对手的人实际上已不存在。

但鉴于去年11月7日突然发生反对派大规模示威这一先例,现在的执政党并不敢大意。新年前后,萨及其竞选班子没有在第比利斯安稳过年,而是继续在西部和中部的乡村拉票助选。

去年11月,格鲁吉亚遭遇自“玫瑰革命”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11月2日,大约5万名格反对派人士在议会大楼前举行集会,要求改革选举制度。在遭到萨卡什维利的拒绝之后,他们把矛头直接指向萨卡什维利本人,要求他下台。7日晚间,萨卡什维利签署命令,宣布格首都第比利斯实行紧急状态。紧急状态令在10天后取消,期间萨卡什维利宣布提前举行总统选举。

自2003年在“玫瑰革命”中上台以来,萨卡什维利力图摆脱俄罗斯对格鲁吉亚的影响,积极向欧盟和北约靠拢。国内经济方面,萨卡什维利推行自由经济改革,格鲁吉亚因此吸引了大量外国投资,经济增长率也保持在10%左右。但改革并未有效消除贫困,一些选民抱怨他们被改革所遗忘。反对派则指责萨卡什维利践踏法律,对社会财富分配不均。为平息选民的不满,萨卡什维利在此次选举活动中加强了对社会福利保障的重视。

2007年11月初,格鲁吉亚政府强行驱散反对派示威的举动为2008年1月5日的总统大选带来了些许紧张和躁动。尽管萨卡什维利本人和格现政府的威信受到了较严重的影响,但萨再次当选几乎成为人们的一致看法。

2003年,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利用格鲁吉亚政治内乱帮助萨卡什维利坐上了总统宝座。他们对萨曾寄予很大的期望,同时也对格政府提出了苛刻要求,比如说对老百姓抱怨最多的司法体系进行改革。

但是,夏普萨政权对于民生的改善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在他执政的4年里,物价飞涨,主要社会服务(气、电等)费用成倍增长,社会底层的收入却处于十分可怜的境地。据了解,残疾人每月的补贴只有45拉里(约30美元),退休人员提高之后的退休金也只有52拉里(不到40美元),这点收入只够吃面包度日,而政府官员的月工资高达数千拉里。失业问题也比较严重。这些造成社会大众和精英层之间的严重对立,以及前者对政府和萨本人的不满。这也是反对党能够组织起空前规模示威活动的最根本原因。

不过,支持萨的人都无奈地表示,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格问题太多,国家领导者缺乏经验,应该给他们时间。应当看到,4年过去了,萨的确给格鲁吉亚带来了很多变化,例如修建和扩建道路、建立中小学校、美化市容,等等。

有了充分的准备和西方的再次帮助,萨卡什维利当选总统的希望很大。只不过,未来4年,需要他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格鲁吉亚“玫瑰革命”领导人、卸任总统萨卡什维利,几天前还在基辅广场为乌克兰反对派加油打气,但到了2月26日,格媒体却曝出其涉嫌谋杀前总理祖拉布·日瓦尼亚的消息。这让萨卡什维利本已规划好的“美好未来”蒙上阴影,他期待中的“美国梦”也可能因此泡汤。

格鲁吉亚报纸《Asaval-Dasavali》2月26日载文称,前总理祖拉布·日瓦尼亚死亡案调查结束,总检察院查明,前总统萨卡什维利涉嫌参与谋杀。报道说,这一消息是总检察院一名消息人士提供的。文章说,“从检方掌握的一份秘密录音带中,可听到萨卡什维利本人说:现在把尸体弄走,按照商量好的那样做”。该报道指出,“日瓦尼亚是在总统宫邸被杀的,当时萨卡什维利和时任内务部长梅拉比什维利在场。日瓦尼亚的尸体被装入电视机包装箱,随后被运到他位於第比利斯市内的住宅,并在那里制造了日瓦尼亚‘煤气中毒死亡’的现场”。

在著名的2003年格鲁吉亚“玫瑰革命”中,日瓦尼亚是反对派领导人之一,与布尔贾纳泽和萨卡什维利并称为“玫瑰革命”的“铁三角”。日瓦尼亚在“玫瑰革命”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当时他领导的反对派势力最为强大。2003年11月,日瓦尼亚和反对派领袖萨卡什维利结成联盟,以当局在议会选举中“舞弊”为由,拒绝承认选举结果,进而引发局势动荡。2003年11月22日,格反对派率领示威者冲进国会,要求当时的总统谢瓦尔德纳泽辞职,一名反对派手上还挥舞著象征和平的红玫瑰。反对派“逼宫”成功,谢瓦尔德纳泽黯然下台。11月27日,格议会举行非常会议,决定由日瓦尼亚担任政府国务部长。2004年2月9日,当选总统萨卡什维利任命日瓦尼亚为总理。

2005年2月3日凌晨,日瓦尼亚被发现死于一处秘密租赁的房屋内,和他一起被发现死亡的,还有克维莫-卡尔特里大区副州长劳尔·尤苏波夫。当日,时任格内务部长瓦诺·梅拉比什维利举行紧急新闻发布会,宣布日瓦尼亚死于天然气中毒。

当时,格鲁吉亚高加索通讯社援引梅拉比什维利的线日零时许,日瓦尼亚前往其朋友尤苏波夫在第比利斯的住宅。凌晨4时左右,警卫人员听到总理房间里的电话铃声不断却无人接听,于是便撬开窗子察看,发现日瓦尼亚和乌苏波夫已经死亡。日瓦尼亚坐在椅子上,尤乌苏波夫则躺倒在厨房里。梅拉比什维利说,这是一起意外事故,可以排除谋杀可能。有可能是屋内的天然气取暖系统发生了泄漏,日瓦尼亚等二人很可能死于天然气中毒。

梅拉比什维利当时介绍说,日瓦尼亚及乌苏波夫的遗体都被送到尸检部门,格国家法医局负责人列万·齐楚阿在尸检后说,法医检查结果表明,现场没有任何暴力迹象,日瓦尼亚和乌苏波夫都是死于天然气中毒。

据俄《消息报》此前的报道称,日瓦尼亚的弟弟乔治·日瓦尼亚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明确指出,日瓦尼亚的死亡现场有多个疑点有待澄清。这些疑点包括:根据对现场的司法鉴定,查遍整个出租屋,并没有发现这两名死者留下的任何指纹,即便是在桌上两个已喝过橘子汁的玻璃杯上,也未找到死者的指纹;出租屋的桌子上放着许多香肠,但据家人回忆,日瓦尼亚那段时间正在减肥,根本不会食用油腻食品;现场发现31个烟蒂,但仅有一个符合日瓦尼亚的吸烟习惯,因为日瓦尼亚一般吸烟到一半长度就会将其掐灭;日瓦尼亚当晚在母亲家中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后出门,令人奇怪的是,在他的好友尤苏波夫的手机上确实留下了与日瓦尼亚的通话记录,但记录上显示的这个电话号码,却是日瓦尼亚早在两年前便已停用了的旧号码。

乔治·日瓦尼亚对媒体说:“我曾经多次提醒祖拉布提防别人暗害,因为那段时间他树敌太多。但是他显然压根儿没把我的线]

2014年8月15日,格鲁吉亚最高检察官办公室向格内政部备案,决定对前总统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进行通缉,一旦发现其入境格鲁吉亚,即实施拘捕。

萨卡什维利在美国通过视频连线接受格鲁吉亚一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通缉之举实际是试图阻止他返回格鲁吉亚继续从政,并称自己在任期内没有任何滥花公款的行为。

格最高检察官办公室今年曾二次传唤萨卡什维利未果,并于2014年7月28日以“越权”罪正式起诉这名前总统。该办公室发表的声明称,萨卡什维利在下令2007年11月民众示威活动、关闭批评政府的电视台等过程中,有越权的犯罪行为。此后,格检方又指控萨卡什维利滥用纳税人款项达800多万格鲁吉亚拉里(约合457万美元)。

“从我们的国家滚出去!”乌克兰内务部长阿瓦科夫14日在最高拉达(议会)上与格鲁吉亚前总统、现乌克兰敖德萨州州长萨卡什维利爆发争吵,阿瓦科夫甚至将水杯扔向对方。

2015年12月15日,据俄罗斯《观点报》报道,在14日的议会会议中,阿瓦科夫公开指责萨卡什维利与俄“乌拉尔化学”公司高层有关联,是试图获得敖德萨“临港工厂”的“小偷”,随后双方发生争吵。萨卡什维利反击称,阿瓦科夫和总理亚采纽克才是小偷。事后,阿瓦科夫表示:“萨卡什维利歇斯底里地冲向我,称我是一个腐败部长。”同时,亚采纽克也要求萨氏“从乌克兰滚出去”,而萨卡什维利回应称,他是乌克兰公民,但不像亚采纽克一样掠夺乌克兰。由于发生冲突,总统波罗申科宣布闭会。

俄新网15日报道,针对阿瓦科夫的言论,波罗申科指责他是排外主义。实际上,萨卡什维利与亚采纽克间的冲突已持续了很长时间,前者一直指责总理及一些政府官员参与腐败活动。此前,有媒体分析称,萨卡什维利试图取代亚采纽克的总理职位。

47岁萨卡什维利是位罕有的“跨国政客”。萨卡什维利出生于格鲁吉亚,毕业于乌克兰国立基辅大学,他在2003年格鲁吉亚“玫瑰革命”中击败“银狐”谢瓦尔德纳泽夺取政权,于2004年和2008年两次出任总统,期间其奉行亲西方政策。2013年10月下台后被迫离开格鲁吉亚,先是到美国,2014年来到乌克兰,并支持反对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的势力。乌总统波罗申科今年2月任命他为总统顾问及一家新成立的咨询委员会主席。5月,他加入乌克兰国籍后,被任命为敖德萨州州长。由于萨卡什维利当政时期曾在格鲁吉亚进行激进的改革,现任政府认为其涉嫌滥用权力,因此在2014年8月对其发出通缉令,宣布一旦其入境将立即逮捕他,并要求乌克兰将其引渡回国,但遭到乌克兰政府拒绝。今年12月4日,萨卡什维利的格鲁吉亚国籍被格政府注销。格鲁吉亚现任总统马尔格韦拉什维利曾称,萨卡什维利为了在乌克兰的仕途,放弃了格鲁吉亚国籍,这样的做法“非常丢脸”。

据《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观察,乌克兰的官方媒体通常把萨卡什维利当做一名非常希望帮助乌克兰加入欧盟的格鲁吉亚政治家。有评论家称,“萨卡在格鲁吉亚是有刑事罪名的,他在格鲁吉亚的表现令人担忧,但他没有复杂的关系网,所以可以帮助乌克兰的反腐与改革。”

乌安全部门指控萨卡什维利接受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支持者的援助用于分离国家的活动。

2018年1月26日,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上诉法院作出判决,对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实行“夜间软禁”这一强制措施。

2018年2月12日,乌克兰国家边防局发言人斯洛博江宣布,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已于当天被遣送到波兰。

据乌通社12日报道,斯洛博江说,根据乌法律规定,萨卡什维利在乌属于非法逗留。根据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原则,在乌移民和警察部门协助下,乌国家边防局执法人员已将萨卡什维利遣送回波兰。

斯洛博江补充说,军警在基辅市抓捕萨卡什维利的时候,萨卡什维利的追随者企图抗拒执法,军警采取相应行动控制了局面。

萨卡什维利现年50岁,曾于2004年和2008年两次出任格鲁吉亚总统。2015年5月他获得乌克兰国籍,随后被乌总统波罗申科任命为敖德萨州州长。2016年11月,他宣布辞去州长职务,并随后在乌组建了自己的政党“新力量运动”。

2017年7月,乌总统波罗申科签署命令,以萨卡什维利曾为获得乌国籍向乌移民机关提供虚假个人信息为由取消了他的乌克兰国籍。当时萨卡什维利正在美国。

2017年9月10日,萨卡什维利在数百名支持者帮助下,强行从波兰进入乌境内。随后,他向基辅州国家移民局申请难民身份和政治庇护,但遭拒绝。在今年1月向基辅区行政法院起诉失败后,他又向基辅上诉行政法院提出了上诉。基辅上诉行政法院本月5日裁定维持原判,支持乌国家移民局拒绝为其提供难民身份的决定。

2018年1月,格鲁吉亚第比利斯市法院以滥用职权罪缺席判决萨卡什维利3年监禁。

萨卡什维利的下台,并不能解决国家存在的所有问题。如今的格鲁吉亚,不仅被俄罗斯“肢解”,统一之路遥遥无期,而且民众依旧生活在困苦之中。格鲁吉亚该如何走出困境,实现“颜色革命”中所期许的繁荣、统一、和平局面,值得持续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